延伸閱讀:專訪動區動趨共同創辦人 Wego(下) —— 區塊鏈就是又快又暴力

國際研究暨顧問機構 Gartner 預言,在未來幾年內多數產業的商業模式,將因區塊鏈(Block Chain)有大幅改變。但對很多人來說,區塊鏈依然是有點距離的議題,許多人甚至不知道亞洲最大的區塊鏈高峰會「Asia Blockchain Summit 2020(ABS 2020)」在台灣舉辦。

區塊鏈的落地應用是近來甚囂塵上的話題,藉著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改變人生、財富自由的故事也深受大家所喜愛,這些資訊都可以在台灣最大的區塊鏈媒體動區動趨找到,而 Glints 也邀請年僅 25 歲,亞洲最大區塊鏈峰會 ABS 舉辨單位,同時也是動區動趨共同創辦人的 Wego,與我們分享關於區塊鏈的種種看法。

開始你在Glints的企業諮詢

像戰情室一樣的動區動趨

就像災難電影裡的國安局戰情室一樣,有整面牆那麼大的螢幕,上面跑著各種加密貨幣的即時走勢,出現較大的波動時,還會播放緊張的電影配樂。這裡是 Wego 和合夥人羅介良一手打造的區塊鏈媒體——動區動趨

說到為什麼會創辦動區動趨,Wego 聊了很多。

拒絕固化階級制度

來自政大的 Wego 大學時沒有任何實習、工作經驗,他選擇不和同學一樣去實習,是因為當時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而問到為什麼會創業,他也很老實說,當時是因為覺得創業很好玩。要說為什麼好玩,就要探討什麼東西不好玩?Wego 說,很多產業都有階級與薪水的僵固化現象,甚至有必須有幾年年資才可以擔任管理職的潛規則,但 Wego 認為,「這個世界應該是有能力的人拿到回報」。

與此同時,Wego 也說:「只要是新的產業,都是一個野蠻的地方,而野蠻的地方就是沒有規矩,沒有規矩就是適者生存」,而 Wego 喜歡這樣的狀況,像區塊鏈這種新興產業,能者任之,不需要看年資,也不被資歷綁架。

尋找台灣話語權

區塊鏈最重要的概念是去中心化(Decentration),這件事對規模較大的國家反而門檻高,因為成本很高,失敗的成本也很高。但台灣沒有這個困擾,我們擁有極其優秀的硬體,還有非常出色的軟體人才,「那我們在等什麼?」Wego 反問。

往前看,台積電這樣的大公司確實在世界上佔據著重要的地位,但然後呢?中國有阿里巴巴、小米等等重量級國際企業,台灣年輕一代卻出現斷層,台灣在世界舞台上太小了,沒有話語權。所以一方面 Wego 會選擇創業也是想要填補這個空缺,尋找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

可以樂觀的說,下一個區塊鏈界的台積電就可能就在台灣。Wego 透露,接受採訪這天的早上才接到兩通電話,現在大家都要進來台灣,許多國外的區塊鏈相關企業都想在台灣設辦公室。

你的企業也想要台灣與國際優秀人才嗎?歡迎諮詢Glints!

弭平東西方資訊落差

為什麼選擇區塊鏈媒體作為創業題目?Wego 和羅介良是因為大學熱舞社認識的,當時他們看見區塊鏈領域的嚴重資訊落差(information divide),像是在 Google 搜尋引擎打 “Bitcoin” 會有很多資訊,但當你打「比特幣」的時候,可能整頁都是詐騙。

這種情況顯示在中文市場,還沒有區塊鏈媒體進行東西方的資訊傳播交流,兩邊有著嚴重的資訊落差。Wego 相信「只要弭平資訊落差,很多創新都會出現」,因此他們選擇區塊鏈媒體作為創業的切入。

亞洲最大的區塊鏈高峰會 ABS 在台灣

在 2018 年動區動趨舉行 Asia Blockchain Summit (ABS)之前,以中文市場來說,中國已經有很多區塊鏈的媒體、峰會,台灣要怎麼瞬間成為 top 峰會?那陣子 Wego 和夥伴們跑了東京、曼谷、新加坡、上海、紐約等地,哪怕存款一度只剩不到 1,000 台幣,也堅持要去看看其他人怎麼辦這種峰會。

當時發現,中國因為人口眾多,所以對區塊鏈感興趣的人也多,他們辦的活動不需要面向國際就有足夠多的參與者。而台灣不一樣,台灣人口不算多,關注區塊鏈的人口也不多,如果想要成為亞洲的頂尖峰會,就要邀請足夠多的 “Big Names”,以提升國際知名度。

Wego 也分享了他們邀請講者的秘訣。如果單純以區塊鏈媒體的身份並不容易邀請講者,以一個國家官員、立法委員的名義,很多事情會輕鬆許多,所以為了邀請重量級講者,動區也和關注區塊鏈議題的立法委員合作,他們拿著有著立委親筆簽名的信,飛到紐約去親自邀請幣圈大頭。

區塊鏈人才?找Glints!

除此之外,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創辦人趙長鵬,一貫不出席任何一場峰會,但在創立幣安之前,他曾經來過台灣,和動區創辦人喝過咖啡吃過飯,有著幾分交情。所以當動區說想要為台灣做點事情,他就答應來台北參與 ABS 了。

俗話說「見面三分情」,在網路上談成一件事,跟在現場 deal 是完全不一樣的,人跟人的會面可以完成很多周邊效應,因此有許多 parntership 是在 ABS 那一個禮拜發生。像是來自澳洲的加密貨幣媒體,可以能在 ABS 遇到來自印度的媒體,他們一起喝了杯咖啡,隔天就可以看到新聞,說澳洲最大的 crypto 媒體和印度最大的 crypto 媒體達成一項合作,他們要交換當地的優質新聞內容。

甚至除了資訊的流通外,峰會上還有人才的流動。許多企業的 C-level 都參與這場 ABS 盛會,Wego 說很多人會後特別感謝他,因為他們透過這場峰會找到工作。

其實,動區為了 ABS 前前後後賠了不少錢,但 Wego 與他的夥伴們都甘之如飴,因為 ABS 確確實實把台灣推上國際,那天中外媒體紛紛報導這場區塊鏈的盛宴,與會人士高達四千多人,BloombergForbesThe Wall Street Jornal 都把台灣和區塊鏈做連結,成功樹立國際地位。

CNBC 的主播說:「ABS 是最棒的區塊鏈高峰會。」

先自立,再立人

把動區變成台灣最大的區塊鏈媒體、舉辦最棒的區塊鏈高峰會 ABS,在看似人生得意、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時刻,退休的腳步卻在悄悄接近—— Wego 與合夥人在創業之初就約定好,要在 25 歲賺到足夠的錢退休。

乍聽之下有些驚嚇,但退休對他們而言,不是停止工作,而是開始為價值奮鬥。Wego 說退休後生活模式大概率和現在一樣,一樣工作、一樣關心幣圈、一樣繼續舉辦 ABS,但退休前是為錢奮鬥,退休後不會因為錢,而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當一個人擁有一定的資金量體後,就不會用近視短利的目光看事情。

「先自立,再立人。」Wego 相信要先強大自己,方才能沒有後顧之憂去追尋想做的事。

延伸閱讀:專訪動區動趨共同創辦人 Wego(下) —— 區塊鏈就是又快又暴力

開始免費企業諮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