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閱讀:專訪動區動趨共同創辦人 Wego (上)—— 弭平資訊落差,區塊鏈把台灣推向國際

從 ABS 看區塊鏈三大重點趨勢

2020 年三月,新冠肺炎疫情開始蔓延全球,當時動區動趨內部爭執很久還要不要辦亞洲最大的區塊鏈高峰會「Asia Blockchain Summit 2020(ABS 2020)」。

舉辦實體活動擔心未來是否會封城、鎖國;舉辦線上活動又惋惜於現場見面可以達成的效應,最後動區決定採取線上峰會的形式舉辦 ABS,並且今年同樣產出很多很精華的內容,也請到重量級的講者線上分享。

Asia Blockchain Summit 2020 to open in mid-July with keynote speaker  astronaut Chris Hadfield - CoinGeek

ABS 的內容大程度上反映了區塊鏈領域的發展,可以從當年度高峰會看出整個產業的趨勢,回顧 ABS 三年歷史—— 2018 年整個市場正處於熊市,也恰好是 ABS 的第一年,整場峰會很「高上大」,主要與會人員都是幣圈的人士,超過九成 Big Name 都來了。

2019 年開始有企業的力量加入 ABS,幾年很多大企業,如渣打IBMJPMorgan 等等,開始在公司的某個部門做小範圍的 POC(Proof of Concept 概念性驗證)實驗,以檢視區塊鏈是否真的有辦法為公司節省時間、人力成本,而那些企業在 2019 年已經有區塊鏈應用的實例可以展示。

2020 年雖逢新冠肺炎疫情,ABS 轉為線上,但開始加入政府的力量,政府對待區塊鏈已經從抗拒到開始擁抱,像是新加坡的金融管理局 MAS 也參與了這次活動。

區塊鏈人才?Glints為你準備好了!

針對本年度 ABS,Wego 特別與我們分享 2020 年的幾個三個重點:

一、區塊鏈技術在大企業的應用

近年來,已經不再是幣圈人士抱團「自嗨」,幣圈與企業有越來越多交集,區塊鏈也有越來越多應用。像是律師系統查詢,可以查詢什麼時候考取證照、經手過什麼案件,所有資料就在以太坊(Ethereum)上,沒有人可以修改,也不會像以前隨便就可以駭進系統。

二、政府開始擁抱區塊鏈

除了企業之外,政府代表機構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MAS聯合國歐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都有代表遠距離參加這次的峰會。

三、區塊驗對社會層面的影響

《激進市場》的作者,同時也是平方投票法的發明人 Weyl ,因為 ABS 和唐鳳有一場線上研討會,那有點像是一個實驗,以前多半停留在技術或金融層面,這次則談及社會層面的東西。

從前,提起區塊鏈的時候,沒有人會把台灣放在眼裡;但現在,就在採訪這天 Wego 甚至剛和全球最大的幣圈媒體之一 coindesk 談要一起製作台灣的專題。

區塊鏈是 90 年代的網際網路?

有人形容現在的區塊鏈就像 90 年代的網際網路(Internet),最終都會顛覆我們的世界;而 Wego 認為,本質上區塊鏈還是網路的衍伸,但它是進化版的網路。

兩者之間的區別在於網路傳遞的是資訊,區塊鏈傳遞的是價值。簡單來說,當你打算在網路上傳遞訊息,這些訊息可以被複製貼上,這就是「資訊」的傳遞;而過去,必須要第三方機構的把關控管——如銀行——才能傳遞價值,現在區塊鏈的特點就是沒辦法被複製貼上,所以能把有價值的東西搬到網路上,進行價值的傳遞。

很多人會把區塊鏈跟 90 年代的網路相比,Wego 認為兩者有三個相似點:

一、政策面的相似

在90年代法規還很嚴謹,但技術科技已經走到很前面。舉例來說,當時法規規定只能把網路作為學術使用,不能在網路上進行任何商業行為,包含商品買賣等等都是不被允許。一直到1993年,美國的可接受使用政策(AUP)才逐步放寬,但當時還是有很多人認為網路交易是高風險且不可靠的。 

而現在大家對區塊鏈也是類似看法,對區塊鏈陌生的人總會認為區塊鏈風險很高、法規層面也對此仍然有諸多限制。

不了解當地法規?Glints替你解決聘僱泛東南亞人才的疑難雜症!

二、落地應用困境

網路和區塊鏈都能帶來下一階段的革命,對此大家都很有想法,覺得網路或區塊鏈的概念可以做這個、做那個,但大家都沒辦法落地應用,沒辦法說出具體應該怎麼做、做什麼,都只能畫一個看得到吃不到的大餅。

網路剛開始的年代,每個人都對網路充滿想像,想像它有各種功能、做各種應用結合,但沒有人知道它實際可以做什麼,也不確定如何把想像化為實際應用,當時也難以想像二三十年後的現在我們可以用手機完成這麼多事。

區塊鏈現在也是這樣。在 2017 年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 首次代幣發行)正火熱的階段,很多人都說要把區塊鏈連上物聯網或 AI,但以現在的技術仍無法做到,因為 AI 要非常大量的資料,而區塊鏈負荷不了,這兩個現階段的結合基本就是死路一條,或許十年、二十年以後才能做得到。

三、使用者體驗都很差

過去網路速度遠比現在慢,甚至使用上還需要有「網際網路連線」的步驟;而現在區塊鏈普及遇到最大的困境,一樣是使用者體驗很差。像是如果我要傳遞一個比特幣給你,我要怎麼給?你要怎麼收?再比如我今天收一個以太幣,如果不小心把私有金鑰(private key)弄丟,那我永遠都沒辦法使用它。

Wego 還說,目前比特幣總共有 2,100 萬顆,但其中有 500 萬顆已經多年沒有動靜,就可能是持有者 private key 忘記了。

又快又暴力的幣圈

有人說,幣圈人一天見一年。

幣圈的進程很迅速,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玩法,2017 年的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2018 年的 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2019 年 Crypto Access,到 2020 年則是去中心化金融 DeFi,這些都發展非常迅速,如果現在沒辦法適應,就是被淘汰。

Wego 解釋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像股票市場有開盤、收盤,但幣圈沒有休市,二十四小時一直跑,Wego 自己經常凌晨三點多手機跳通知,有行情就跳起來操盤。因為沒有一個結束的時間,所以變成幣圈的一切會推進很快,會比網路更快更暴力抵達下一個階段。

像是2020年三月美股熔斷好幾次,後來大概花了兩個月慢慢反彈回來,兩個月算快嗎?其實也還好。當時加密貨幣也是大跌,是比美股的跌幅更快、更誇張那種。

為什麼幣圈會更暴力?如同前面所說,加密貨幣可以傳遞價值,一旦可以傳遞價值,就會牽扯到鑄幣權。鑄幣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回顧過往歷史強權國家都是如此,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美國都做了一樣的事情——當武力強大的時候,就要拿到鑄幣權,全球貿易的儲匯、結算就是用我的貨幣。

所以說,加密貨幣一旦侵犯到各國鑄幣權,這些國家或擋或擁抱,但就算是擋,對區塊鏈來說也是一種進步。

開始你和Glints的企業諮詢!

最經典的例子就是Facebook所計劃推出的加密貨幣—— Libra,Libra 從消息發布伊始爭議不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碰到鑄幣權的議題,當時 Libra 白皮書並沒有提及背後貨幣的組成,直到負責人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才表明 Libra 由美元、歐元、日圓、英鎊、新加坡幣組成,以及組成比例。

Wego 認為,Facebook 要做的事情其實非常單純,作為一家上市公司,Mark Zuckerberg 要對股東負責,而 Facebook 目前最重要的盈利模式是廣告收入,使用者不外乎是透過信用卡、金融卡付款,但非洲有那麼多人沒有信用卡,卻還是想要下廣告,所以為了非洲這塊市場,才發展出一套付費系統。

回歸最初,Facebook 只是想要賺錢。

區塊鏈改變世界,也會改變你我

區塊鏈對很多人來說,仍然是陌生的新玩意,但已經有越來越多人看見它的潛力,從企業到政府,從抗拒到擁抱,甚至在未來它有可能如同網路一樣,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習以為常、不可或缺的存在。

Wego 和他的動區動趨把台灣帶入國際市場,也把區塊鏈的新知帶給台灣,期待台灣年輕人看見趨勢、跟緊潮流,透過區塊鏈挖掘人生新的可能。

延伸閱讀:專訪動區動趨共同創辦人 Wego (上)—— 弭平資訊落差,區塊鏈把台灣推向國際

開始免費企業諮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